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心情散文 > 文章 当前位置: 心情散文 > 文章

《 情系四十年》邓见元

时间:2019-02-19    点击: 次    来源:互联网    作者:华人彩 - 小 + 大

?  40年后,刘显淼的女儿刘英跪在爸爸坟前,流着眼泪说:爸爸,你的女儿来看你了,你在这里40年了啊,经受着风风雨雨,可怜了你啊!自从你离开家里后,就没有见到亲人,没有看到你的女儿,那时,你的女儿只两三岁。女儿到现在才看到你。爸啊,看到你……妈妈知道你在战场上“光荣”了,那是邮递员送来了一封信(烈士死亡通知书)给妈妈。信上说你在执行任务时“那个”了,妈妈当时昏了过去,倒在地上,从此后妈妈便疯了!

  刘显淼是610大队3小队6班班长,1968元月2日下午4时许,敌机轰炸阵地,班里8名战士牺牲了6个,只有蒋邦礼和兰贵生两个幸存下来。

  刘显淼出生在赣西北一个大山沟里,他与蒋邦礼是老乡,同一年入伍,入越后两位战友同一个战壕里作战,蒋邦礼是刘显淼搭档副班长兼五炮手。在刘显淼所在的3连,刘显淼被大家认为是位富有带兵和作战经验的班长。他带兵自有自己的准则,不管是在平时,还是在战场上,曾有人说过:部队是长官好当,班长难当。长官发号施令,班长带领士兵执行号令。战场上对于指战员来说,那是血与火的考验,生与死的较量。刘显淼在元月2日那次激烈的战斗中献出了自己的生命,壮烈牺牲时,年仅23岁。

  刘英母亲接到部队寄来的烈士死亡通知书时她昏倒了,半个小时后苏醒。过后这位军嫂像大病了一场,几天吃不下饭,身体受到很大伤害。数天后的一个傍晚,她在极为悲痛的心情时,她突然大笑起来,使得家里人都震惊,这才认定她是疯了。从此后,她一直神志不清,在天冷的时候她仍然打着光脚在外面游荡或疯跑,有时在雨地里,丝毫感觉不到雨淋湿衣服,也感觉不到饥饿。常常是不归屋,或许她记不起自己的家在哪里?家里人把她找回,为了不让她跑出去,只得把她关进房里,甚至把门锁上,是可怜她,也是出于无奈吧。

  家里出现这样情况,刘显淼的母亲,更是心痛没了儿子,又心痛儿媳妇,心痛还只有两三岁的孙女刘英,这孩子因小还不知道家里发生的一切,幼小的心灵里,还不知道没了爹的痛苦,孩子该玩就玩,饿了该吃便吃。奶奶看着孩子,心痛儿子,从此奶奶含辛茹苦,一把屎一把尿把孩子抚养大,奶奶心痛儿子的心情又更加疼爱孙女。奶奶还要上工挣工分,一家人还得过日子,体力劳动辛苦,精神上的痛苦更折磨人。奶奶的身体越来越瘦,看着孙女在眼前, 又会更加牵起对儿子的思念,那是一种双重的痛苦交加,更是无法摆脱心中的悲苦!

  妈妈常常坐在大门槛上,石头门坎很凉,妈妈全然不知道。妈妈再也没有上工,她除了在村里闲游,便是坐在自家大门坎上看日头。每当太阳下山时刻,妈妈便望着西边的天空,有时是哭着,有时是笑着,在妈妈的心里,那地方就是打仗的地方吧,丈夫是在那里打仗啊!在妈妈心里那是肯定的,不然妈妈为什么老是朝那里望着。妈妈有时神志也会清楚点,但对刚才自己的行动又记不起什么。她也会知道肚子饿,她会到厨房找东西吃,桌上的剩菜抓起来吃,弄得桌上地下到处都是,可怜了妈妈!奶奶除了照料好孙女,还得照料好儿媳妇,每当吃饭时,奶奶总是把饭盛好,放在桌上,并告诉妈妈叫她吃。有时妈妈也把女儿搂着亲一下,这样的举措,当然是神志清楚的时刻,才记起自己的孩子。大多数时候是不理睬孩子的,是啊,妈妈自己还要奶奶照料。多少年了,妈妈的衣服也不知道洗,这些事都是奶奶做的,可苦了奶奶。

  奶奶年纪大了,头发在那几年里快速变白,虽说不是形容的那样,一夜之间白了头,奶奶自己也惊愕:俺是老了啊,这些年来一想起儿子在战场上没了,俺就揪心!奶奶说着便拉起大襟褂子衣摆擦眼睛。她看着孙女一天天长大,很快上学了,两根细长羊角辫在脑后摆动,她看着那个小小的背影,又想起了儿子。小时候淼儿倒是个听话的孩子,当兵时还不足20岁,在战场上没了时也只有23岁,不管是哪个做娘的遇到这样的事都是心痛的!孙女终于背起书包上学了,奶奶看着自己的孙女,自然是十二分地疼爱。学校里有时让孩子带回纸条要家长签字,孙女看到很多的同学签字都是由爸爸签的,便缠了奶奶说:这是要爸爸签字的!我爸爸呢?总是看不到爸爸的!奶奶搂着孙女,眼泪啪啪地往下掉,奶奶无法回答孩子。奶奶望着孙女稚气的小脸,摇摇头,心里说:孩子六七岁了,懂事了啊,知道要爸爸了。奶奶忍住泪,说:你爸爸去了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孩子不懂这是为什么,又问,哪以后爸爸还会回来吗?奶奶默默地望着孩子,但没有说什么,只是朝孩子轻轻地点了一下头。孩子认为奶奶点头了,爸爸一定会回来的!

  妈妈的病随着时间过去也有好多年了,却也慢慢地好了些,她现在能帮奶奶做点事,比如奶奶在炒菜时,妈妈知道往火炉里添柴,还帮着奶奶洗菜,只是有时还糊涂,毕竟比以前好了很多。现在也知道饿,自己拿了碗盛饭,也不需要奶奶把饭盛好叫她吃。在雨天里她不会出去,在外面也知道回自己的屋。她记起自己丈夫当兵,他走的时刻,自己送他到村口,在村口那棵枣树下,对他说了些什么,她记得自己拉着丈夫的衣摆,那情景既有舍不得他走的意思,又有送郎去当兵荣耀的心理,内心世界里是那样舍不得他走又不得不让他走的过程都在不言中告诉对方。她记得丈夫离开的一瞬间里轻轻地在她手上捏了一把,还笑着点了一下头,就那样的一个动作把昨天晚上夫妻间的那种温热仿佛在这时刻又重温了那一恩爱的过程,离别时的情景确实让她心都醉了。妈妈那时刻心里轻轻地说:郎啊,你到部队后,时刻让我想的!妈妈那时眼泪终于流出来了,但是妈妈的脸是带着笑意的,因为妈妈是送郎参军啊!

  奶奶看到妈妈的病比原先好多了,也得到了一点安慰。那时爷爷喝闷酒,抽闷烟以打发痛苦的心情过日子,他现在也好多了,看到孙女也在慢慢长大,看到孙女也就看到儿子的影子。奶奶心情更是如此,脸上也少了些苦闷的表情。

  妈妈现在想起来,那些年在外面游荡,不管天晴下雨,刮风落雪,有时甚至没穿衣服,丝毫感觉不到冷和热,感觉不到害羞,那是自己不愿做的事,但是无法控制,是因为自己所做的事不记得。那时坐在石门坎上望着日头落山,黑夜来临,想着世界原本是不应该有黑夜的,那黑夜里像是到处都有无数的眼睛在盯着人,能不叫人感到惊恐吗!更让人可怕的是,那是个打仗的地方,是夺去了丈夫生命的地方,那地方能不叫人时刻盯着吗!如果没有那个背着绿袋的邮递员把丈夫死亡通知书送到家里,如果丈夫能够从战场上回来,怎么会那样盯着日头落山呢,还何况石头门槛上冰得人难受。

  刘英八九岁,上小学三年级了。她常常看到妈妈脸上挂着泪,便说:妈妈,你又流泪了!

  40年过去,略为安慰的是,公元2007年11月4日,刘显淼的女儿刘英随着当年入越作战的老战友旅游团赴越南,她来到了越南安沛烈士陵园,见到了父亲的坟墓。刘英在父亲墓前摆好了供品,把点着了的香插上,她哭了。她望着坟墓,是的,她有多少话要对父亲说。

  在这时,刘英又回到童年时的记忆里,那次妈妈又坐在大门坎上,看到妈妈那情形,她又流泪啊!妈妈起先盯着太阳落山的地方,过了好一会,她把女儿拉到跟前,才慢慢地说:孩子啊,我想着那个很远很远的人。妈妈突然身子颤抖,哇地一声哭了,她紧紧地搂着女儿,说:他……他就是你爹啊!……

上一篇:《守住自己的节奏》 方启良

下一篇:《 情系香丘》 赵恒磊

备案ICP编号  |   QQ:10000  |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  |  电话:12345678910  |  
Copyright © 2019 天人文章管理系统 版权所有,授权www.hrcp1888.com使用 Powered by 55T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