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心情散文 > 文章 当前位置: 心情散文 > 文章

老妈的预言

时间:2019-01-30    点击: 次    来源:互联网    作者:华人彩 - 小 + 大

 

一个人无论多大年龄上没有了父母,他都成了孤儿。这是周国平先生在父亲过世后产生的感觉。
  一个生活在海外的人,一旦没有了父母,就很难回乡了。这是我在父母双亡后产生的感觉。
  三年前的某日,远在澳洲的我忽然接到大哥从国内打来的电话,说老妈情况不好,医院已经下了病危通知,问我能否回家看看。我赶紧安排了生意的事情,订了机票往回跑。老妈八十四岁,以现在人们的寿命计算还不是很老。但她身体一直欠佳,多年疾病缠身,曾经轻
  微中风,睡眠也不好。最要命的是她胃口极差,每餐只吃一点点。其实她知道能吃能睡,百病不惧,可她就是吃不下。吃了稍微油性大的食物还拉肚子。长期来许多指标都是亚健康状态。而在这之前,患脑中风十多年的老爸,把她耗得筋疲力尽。十年来老妈天天去医院
  照顾,陪伴老爸。督促他按时吃药,安排他的饮食。在他感觉不适时赶紧叫大夫,在他烦闷时和他聊天说话开解他。指挥护工给他擦洗排便,推他坐轮椅出去转。晚上我的哥哥们轮流去医院陪伴。她要看到他们来了才放心回家。转天早上她还要去早市买来新鲜蔬菜,摘
  洗干净,按老爸的口味做好,放进保温盒里,带到医院给他吃。医生,病友和邻居公认我爸能坚持这么长时间,完全靠老妈的精心护理。其实她的身体非常需要静养,可她就是放不下老爸。现在老爸过世才两年,她也不行了。一次在医院陪她时,她有气无力地看着我说
  “我不能走啊!我要是走了,你和老五还怎么回来?”。老五在美国。中国的家长只要活着,总是在为子女操心。
  我当时心里颇不以为然,觉得回家是最自然之事,不论身在何方,想回家了抬腿就走,近的坐公交车,打的,远点就乘火车坐飞机,谁能管你。
  几个月后,我再次回来探望她。这次她真不行了。鼻子上接着氧气管,下身插着导尿管。吃饭两口就饱,再怎么劝也不吃了。后来只好用鼻饲管往胃里灌。喂她吃药,总是随着漱口水再吐出来。一周做三次透析,护士扎针都犯怵:很难找到血管了。最后几次陪她时,她
  又对我说起这个话题,我当时还安慰她‘妈,您放心,我这不是说回来就回来了吗?’老妈看我一眼,摇头长叹无语。
  几天后在医院的急救室里老妈阖然长逝。我们悲伤地办完丧事,送走她老人家,我就返回澳洲。
  通信技术的发展,产生了微信这个怪物。家乡的发小建了群,每天都互相问候,交流。我从群里了解许多事情。感觉和家乡几乎是零距离接触,当地的天气冷热,热点新闻等等小事,马上就能知道。记得才来澳时电话费贵得太离谱。打电话回国只能捡重要的事说,然后
  赶紧挂掉。当然是为了省钱。现在是文本,声音,视频全都免费进入手机,什么鸡毛蒜皮的事都发给你了,只能捡重要的看,为了省时间。
  可是再方便的通信,再全面的信息,也代替不了面对面手拉手的那种感情交流。酒桌上举杯豪饮,客厅里高声畅谈,每人都有说不完的话要抢着说,不在具体说什么事,享受的是那种亲密无间的气氛,是无拘无束的感觉。喝高了有话密得唾沫星子横飞,有痛哭得鼻涕眼
  泪齐流;呛起来恨不得大杯对灌,吵起来似乎不共戴天,全无那些社交场合的礼仪。不必担心他们闹翻,转天仍然情同手足,亲密如常。发小情,兄弟情!
  孤居海外已久的我产生了想回家和兄弟们,发小们聚聚的念头,想实地看看家乡的变化,想从小就爱吃的家乡风味小吃:大饼油条豆腐脑,煎饼果子热馄饨,十八街的麻花,耳朵眼的炸糕。小吃的魅力是风味独特百吃不厌。而家乡的小吃更满含对童年的回忆,对海外游
  子浓郁乡情的慰藉。
  然而真准备回去时却犯难了。
  太太不解:父母双亡,回去看谁呢?你回去生意咋办?雇人做不精心会把生意干砸了。这些问题不解决我很难回去。
  回国住哪里?这也是个问题。澳洲地广人稀,一半以上人家住大房子。我和太太两人住四卧室,还有厅,厨房,厕所,洗澡间,车库,前后院。即使这样一旦来了客人住得时间长些,我们生活也觉得不方便。天热时你不能象往常那样赤膊露体,疲劳时不能在沙发上随便
  躺下,上厕所,洗澡要先看看有人吗。国内的住房比澳洲小太多了,生活更不方便。人口密度和住房面积成反比,满世界都一样。住旅馆吧,又会让外人以为兄弟之间闹矛盾了。各种流言你解释不清。
  朋友不可能天天聚,每人都有自己的生活节奏,不好干扰他人。
  咳,老妈活着时哪想这些。一说回国看老妈,太太马上给订机票。到家就住。一切那么自然,从小就这么过的。陪老妈说话,和朋友聚会。享天伦之乐,尽骨肉之情。多么丰富的物质也代替不了这种感觉。现在还想这样过,可我知道永远不可能了。许多美好的东西只有
  在失去后才能体验到他们的珍贵。
  事实准确地验证了老妈的预言。父母双亡犹如风筝断线,只能他乡漂泊了。充其量游客一般地回去匆匆一瞥,以慰乡思。
  远望可以当归。晚上我时常打开电脑地图,看着那熟悉的高楼大路园林湖水,仿佛回到单纯的童年。此时想起老妈的预言,不禁感慨万千:父母仍在的各位亲们,尽可能多回去几次吧。到了‘子欲养而亲不待,乡虽在而人难回’时,一切都来不及了。

上一篇:山间流水

下一篇:那些,旧时光

备案ICP编号  |   QQ:10000  |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  |  电话:12345678910  |  
Copyright © 2019 天人文章管理系统 版权所有,授权www.hrcp1888.com使用 Powered by 55TR.COM